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我的艺人邻居在线阅读 - 7.裴珠泫:我大概是疯了...

7.裴珠泫:我大概是疯了...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在来之前,刘信安就对高丽这堪称恐怖的年龄观念有所准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目前而言,他只是来到这边旅游,还没有接触到这边各色的人,裴珠泫是他目前仅有的一个高丽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一直都没提及这方面的事情,所以刘信安也就下意识的把对方当做自己在华夏的朋友那么对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被对方这样猛的一提起,他也是意识到自己一直直呼别人的名字是个挺不礼貌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妈跟他说过,在这边见到比自己年长的要叫哥哥或者姐姐,最起码也要加一个敬词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遇到比自己小的就能随意一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忆着昨天见到的裴珠泫,女孩很是漂亮,但看起来较为年轻,大概没他大吧?

        抱着这样的想法,刘信安缓缓开口道:“我是93年的,唔...按照这边的算法,今年我应该28岁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所在的国度不同,所以年龄算法也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国内的算法他今年27岁,也就是比在这边算要小一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噢~你今年28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那你是不是应该叫我哥哥,我可知道你们这边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我很想这样做,但很可惜,我比你大一些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!”刘信安不大相信,裴珠泫怎么看也就20出头的样子吧...咋可能会比他还大?

        “撒谎可是很不好的习惯,裴珠泫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跟你撒谎了,不信我可以给你看我的身份证,我可是91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裴珠泫带着几分得意,把这件事说出来之后,很理所当然的得到了刘信安的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信,你看起来完全不像快30的人,说你只有24.25我才相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别人误认为很年轻,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是一件很值得喜悦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裴珠泫并没有觉得很开心,相反,她居然对刘信安不相信自己感到了一丢丢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上火,明明现在外界不相信她的人有那么多...她都没有对那些人不满,相反却对一个才认识一天多的邻居十分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抿着嘴唇,一直蜷缩在躺椅上的动作终于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伸开双腿,睡裤下雪白滑嫩的玉腿伸展开来,而因为长时间蜷缩着,她粉嫩的脚趾最大化的翘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皱着鼻子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之后,她快步跑回房间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拿自己的身份证给对方看,好让对方相信她!

        而另一边,刘信安并没有察觉到此时的裴珠泫已经不在阳台上了,他等了一会没等到裴珠泫的回答,于是继续开口说道:“年龄小又不是什么很不好意思的事情,况且我是外国人,不会像你们国家的人那样那么看重年龄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回答他的是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刘信安又耐心的等了几秒,依旧没有应答之后,他才疑惑地开口道:“裴珠泫?”

        依旧是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门铃声的响起倒是让他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刚才差点错过外卖的经历之后,他这次到阳台上来没有关阳台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的,连通着卧室与客厅的门他也没有关掉,所以就算是在阳台也能听到门铃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头雾水的刘信安还以为裴珠泫在隔壁,他赶紧穿好鞋子,也没忘与自己这位邻居知会一声,虽然他并不知道对方其实已经不在阳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先去开个门哈,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便是赶紧跑向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玄关处也没来得及看猫眼,他便是一把拉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问是...唔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前站着的娇小女孩让他怔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以为还在阳台上的隔壁邻居裴珠泫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裴珠泫正披着一条外套,上身则是一件粉白色的t恤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下身穿了一条宽松的运动裤,女孩披散着长发,仰着头望着他,手里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...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仿佛网友面基的既视感让刘信安莫名的有些不自在,他清了清嗓子,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珠泫没吭声,只是把手里自己拿着的身份证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卡片上有着裴珠泫一张漂亮的大头照片,而另一旁则是写着一些裴珠泫自己的个人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那葱白的玉指指着其中写着出生年月的那一栏,然后得意的对着刘信安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1991年3月29日...你真是91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信安那十分震惊的表情让裴珠泫皱着眉头,这人咋还怀疑她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...不是不信,只是不管怎么看,你都不像是个30的女...咳,女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30了叫女孩肯定是不大合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30岁也不算老,只是裴珠泫的外表看起来没有那么大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难怪,刘信安虽然是个公众人物,但比起真正的艺人而言,他接触到的一些人肯定是不如真正的艺人裴珠泫接触的那么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艺人的保养费用往往都是天价的,所以有很多40,乃至50岁的艺人看起来都跟20.30一样,这并不稀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刘信安没见过啊,他这辈子去过最大的地方,也就是小破站的百大颁奖,在那里倒是也遇到过一些艺人,但他跟人家不熟,也不会贸然上去搭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在他眼里的裴珠泫只是个普通人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30岁就应该开起来很苍老才对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珠泫对刘信安的观念很是不满,但她似乎自己都忘了,她原本是个比较认生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居然会对一个才认识一天的邻居,说出这种不大礼貌的话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当然不是,我这是在夸你好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信安连忙为自己解释,同时小小的恭维了一下面前的女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对方相信了自己,裴珠泫渐渐从气血上涌的状态渐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缓缓低下头,不再像之前那般敢于直视着对方的眼睛,整个人也从刚才那咄咄逼人的状态中切换为有些自闭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做什么...突然上头跟一个邻居突然较起真来?

        她可能是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信安发觉了裴珠泫的不对劲,他刚准备说些什么,却突然想起自己跟对方此时还站在门口,刘信安回头看了一眼自家客厅,确认自家现在是可以接待客人的状态之后,侧过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...要不进来聊?”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恢复清醒的裴珠泫猛摇头,别开玩笑了,就算她不是什么公众人物,只是普通人的话,也不可能在这个时间独自一人跑到异性的家里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刘信安知道裴珠泫在顾忌些什么,他一摊手,后退一步,明确地表示自己没有一丁点的恶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聊会天,我自己也蛮无聊的,你如果不放心可以开着门,又或者拿手机跟你朋友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信安笑着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,然后低头在鞋柜里找出一双崭新的拖鞋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珠泫看着放在自己面前那雪白的酒店拖鞋,沉思了几秒后还是深吸一口气,用着近乎于呢喃的声线:“那...就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大概的确是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刘信安的家可要比裴珠泫家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偌大的客厅别说什么摆件了,就连个像样的椅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电视墙上挂着的大电视,以及电视下面的一个电视柜。

        沙发前摆着一张桌子,上面倒是没摆放什么东西,这个桌子是他今天下午从外面买回来的,家里没有个像样的茶几的确不太像话,虽然不太能用到,但刘信安还是搞了一个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今天倒是直接就用到了,刘信安为自己的机智感到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领着裴珠泫来到客厅之后,刘信安指了指沙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坐一下,我去把我放在阳台的炸鸡拿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电视遥控器,你要是有想看的节目可以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裴珠泫其实不大听得进去对方的话,独自去异性的家里,这还是她近30年的人生中的头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咋说呢...

        紧张倒是算不上,进来之后她觉得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,刘信安很明显是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,她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着实有些太侮辱刘信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紧张,那么剩下的情绪只有后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对方的确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想法,但这种把自己处于“险境”的做法的确也太冒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所谓的险境倒不是说刘信安有多么危险,而是她的这个做法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女艺人半夜跑去男人家里...要是曝光出来,她就真的可以光速退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嗯...不仅要退圈,估计还得把自己这些年赚到的钱都赔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正胡思乱想着,去拿炸鸡的刘信安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炸鸡往桌上一放,然后坐在了沙发的另一侧,友好的对着坐的离自己远远地裴珠泫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起吃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不了...我不大喜欢吃炸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不喜欢吃这个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不喜欢吃炸鸡的原因自己都不太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还未出道的时候,她有一次吃太多炸鸡搞坏了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自那之后,她就对炸鸡有些敬而远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要不要吃点什么?我请你,你可是我来到这边认识的第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夏人大方这件事,她在跟华夏粉丝接触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她想了想还是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是自己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拒绝的是刘信安的好意,但一起吃点...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从刘信安最开始在阳台上跟她说自己在吃东西的时候,她就已经饿了。